當前位置: 首頁 > 稅手邦 > 稅務稽查

原地稅干部轉讓房產涉稅被舉報,是查賬征收還是核定征收打到二審:胡春遠、盧赫與國家稅務總局丹東市稅務局第二稽查局、國家稅務總局鳳城市稅務局因稅務行政處理二審行政判決書

胡春遠、盧赫與國家稅務總局丹東市稅務局第二稽查局、國家稅務總局鳳城市稅務局因稅務行政處理二審行政判決書

遼寧省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

(2019)遼06行終21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胡春遠,男,1974年2月12日出生,漢族,公務員,住鳳城市鳳凰城利民委。

上訴人(原審原告):盧赫,女,1974年12月17日出生,滿族,公務員,住鳳城市鳳凰城利民委。

二位上訴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賈方,系遼寧中天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國家稅務總局丹東市稅務局第二稽查局,住所地丹東市元寶區。

法定代表人:顧恩杰,系該局局長。

委托代理人:任忠杰,系遼寧乾朗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鄒德剛,男,1975年8月9日出生,漢族,系該局審理股股長,住丹東市振興區。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國家稅務總局鳳城市稅務局,住所地鳳城市鳳凰大街。

法定代表人:馬百里,系該局局長。

行政機關出庭應訴負責人:董國發,系該局副局長。

委托代理人:任忠杰,系遼寧乾朗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盧大光,男,1962年7月30日出生,滿族,系原鳳城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局長,住丹鳳城市河畔。

上訴人胡春遠、盧赫因稅務行政處理一案,不服鳳城市人民法院(2018)遼0682行初17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胡遠軍、盧赫的委托代理人賈方,被上訴人國家稅務總局丹東市稅務局第二稽查局(以下簡稱“稽查局”)的委托代理人任忠杰、鄒德剛國家稅務總局鳳城市稅務局(以下簡稱“稅務局”)的委托代理人任忠杰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根據原、被告舉證并經庭審質證認定,原告盧赫、胡春遠系夫妻,二人均為原鳳城市地方稅務局職員,居住于鳳城市地稅局集資樓4單元602號。2016年7月28日,盧赫將位于鳳城市鳳凰城區鳳凰大街東南花園1#10單元220室、產權證“房字第071310**號”、建筑面積93.43平方米的私有住宅出售給李良;胡春遠將位于鳳城市鳳凰城區鳳凰大街東南花園1#11單元221室、產權證“房字第071310**號”、建筑面積93.43平方米的私有住宅出售給鄭博文。7月29日,盧赫、李良與胡春遠、鄭博文到地稅局申報大廳辦理涉稅相關手續。當日,盧赫、胡春遠在填報《誠信保證書》時,各自填報為單身;將所售房產填報為家庭唯一住房,同時,出具了成交價格分別為180000元的上述兩套房產的《房地產買賣契約》。據此,盧赫、胡春遠二人享受了免征個人所得稅的優惠政策。

2016年8月30日,丹東市地方稅務局紀檢組將反映胡春遠、盧赫涉嫌違紀問題的信訪件轉給鳳城市地方稅務局處理。二人在該局接到轉辦舉報案件前,于同年8月26日主動向鳳城市地方稅務局紀檢組長徐光濤承認錯誤事實,并積極要求按照稅法規定補繳稅款。因稅務系統“金稅三期”剛剛上線處于完善過程,導致不能按時補繳稅款,直至9月30日按實際成交價格將應繳納的個人所得稅(按核定征收每套應納個人所得稅4000元)繳納入庫。

經稅務機關分別詢問盧赫、胡春遠、李良、鄭博文,四人均承認實際成交價格為每套400000元,并提供了真實的《房屋買賣協議》和收款憑證。鳳城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根據國辦發(2013)17號文件規定,確定對胡春遠、盧赫所賣房產應納個人所得稅實行查實征收后,分別到鳳城市房地產管理處、鳳城市建設銀行、鳳城市房屋建設開發公司、丹東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鳳城辦事處等部門,調取了原告二人所購這兩套房產發生的相關費用。同時確定,對已調取的合理相關費用予以扣除。對無法調取且兩人又未提供有效憑證的,按照國稅發(2006)108號文件第二條之規定,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不允許扣除。據此,計算胡春遠、盧赫各應補繳個人所得稅:【400,000.00-102,423.57(房產原值)-80.00(辦證費)-1,587.00(契稅、印花稅)-1,964.00(房屋維修基金)】*20%-4000(已納個稅)=54,789.09(元)。處理意見為1、責令限期繳納稅款;2、不予行政處罰,不課征滯納金。2017年5月2日,鳳城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作出了上述結論的丹地鳳稅處字【2017】第Z001號稅務處理決定書。

原告盧赫、胡春遠對此決定不服,在分別補交了兩筆54,789.09元稅款后,向被告鳳城市地方稅務局申請行政復議。被告鳳城市地方稅務局于2017年7月12日分別作出稅復決字[2017]01號和稅復決字[2017]02號行政復議決定書,維持鳳城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下達的稅務處理決定,對盧赫、胡春遠應繳納的房屋交易個人所得稅按查實方式征收。原告盧赫、胡春遠對丹地鳳稅處字【2017】第Z001號處理決定和稅復決字[2017]01號和稅復決【2017】02號復議決定不服,訴至本院。本院審理后認為:因原告在轉讓房屋時未按規定如實向稅務機關提供與納稅有關的信息,致使在其享受了免征個人所得稅的優惠政策后,因他人舉報引起。鳳城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在處理該案時,查實了房屋原值。在此情況下作出的查實征稅符合《國務院辦公廳關于繼續做好房地產市場調控工作的通知》(國辦發【2013】17號)文件中規定的“稅務、住房城鄉建設部門要密切配合,對出售自有住房按規定應征收的個人所得稅,通過稅收征管、房屋登記等歷史信息能核實房屋原值的,應依法嚴格按轉讓所得的20%計征。”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第三條第五項“特許權使用費所得,利息、股息、紅利所得,財產租賃所得,財產轉讓所得,偶然所得和其他所得,適用比例稅率,稅率為百分之二十”的規定。確定查實征收后,稅務機關應按規定計算納稅人應納稅額。因原告提交了證據,證明了原告二人確在購買該房屋后支付了貸款利息、公證費,并對房屋進行了裝修。而鳳城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所作的稅務處理決定書中確定的原告應補繳個人所得稅計算中未能查實扣除上述費用,故稅務機關認定的原告應納稅額計算的事實證據不足。本院于2017年12月12日作出(2017)遼0682行初38號行政判決書,判決“撤銷被告鳳城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作出的丹地鳳稅處字【2017】第Z001號稅務處理決定書和鳳城市地方稅務局作出的稅復決字【2017】01號、【2017】02號行政復議決定書;責令被告鳳城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在六十日內重新作出關于原告盧赫、胡春遠應納稅額的處理決定”。雙方均未上訴。

2018年1月2日,鳳城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向原告下發稅務事項通知書,要求原告二人提供全部實際支付的住房裝修費用、住房貸款利息、手續費、公證費等費用發票或原始憑證原件。因原告未按要求提供,經稅務機關核實,原告二人所售房產是從鳳城市房屋建設開發公司購得。其中,盧赫在建設銀行鳳城支行辦理過按揭貸款,貸款金額133000元,期限:2001年10月31日至2021年10月31日。建行鳳城支行證明盧赫于2003年5月15日結清貸款,貸款利息為11276.45元,按揭貸款時發生公證費250元。胡春遠無貸款信息。2018年1月29日鳳城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作出鳳城稅稽處字(2018)第001號稅務處理決定,對胡春遠、盧赫財產轉讓所得應納個人所得稅實行查實征收,胡春遠應繳個人所得稅:【400,000.00-102,423.57(房產原值)-80.00(辦證費)-1,587.00(契稅、印花稅)-1,964.00(房屋維修基金)】*20%=58,789.09元。盧赫應繳個人所得稅:【400,000.00-102,423.57(房產原值)-80.00(辦證費)-1,587.00(契稅、印花稅)-1,964.00(房屋維修基金)-250.00(公證費)-11276.45(貸款利息)】*20%=56,483.80元。處理決定為胡春遠應納個人所得稅58789.09元,稅款已入庫,本次檢查不予退稅。盧赫應納個人所得稅56483.80元,已納稅款58789.09元,應退2305.29元,并加算銀行同期存款利息(辦理退稅手續當天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活期存款利率計算利息)。原告盧赫、胡春遠不服,向稅務局申請行政復議。2018年5月29日,稅務局分別作出稅復決字[2018]01號和稅復決字[2018]02號行政復議決定書,維持稅務局稽查局下達的稅務處理決定,對盧赫、胡春遠應繳納的財產轉讓所得個人所得稅按查實方式征收,未提交合理費用有效憑證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不予扣除。原告二人不服訴至本院。

同時查明,根據黨中央、國務院關于國稅、地稅征管體制改革工作部署,國家稅務總局丹東市稅務局所轄縣區原國家稅務局、地方稅務局合并。2014年7月20日,國家稅務總局丹東市稅務局公告,原鳳城市國家稅務局、地方稅務局合并,合并后名稱變更為國家稅務總局鳳城市稅務局。原鳳城市國家稅務局稽查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合并,合并后名稱變更為國家稅務總局鳳城市稅務局稽查局。

原審法院認為:本院(2017)遼0682行初38號行政判決確認鳳城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在處理他人舉報原告偷稅案件時,查實了房屋原值,在此情況下按查實征稅符合《國務院辦公廳關于繼續做好房地產市場調控工作的通知》(國辦發【2013】17號)文件中規定的“稅務、住房城鄉建設部門要密切配合,對出售自有住房按規定應征收的個人所得稅,通過稅收征管、房屋登記等歷史信息能核實房屋原值的,應依法嚴格按轉讓所得的20%計征。”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第三條第五項“特許權使用費所得,利息、股息、紅利所得,財產租賃所得,財產轉讓所得,偶然所得和其他所得,適用比例稅率,稅率為百分之二十”的規定。對此判決,雙方均未上訴。故雙方均應執行原審判決確定的查實征收的方式計算原告應納稅款。

依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個人住房轉讓所得征收個人所得稅有關問題的通知》國稅發【2006】108中規定,對轉讓住房收入計算個人所得稅應納稅所得額時,納稅人可憑原購房合同、發票等有效憑證,經稅務機關審核后,允許從其轉讓收入中減除房屋原值、轉讓住房過程中繳納的稅金及有關合理費用。其中,合理費用是指:納稅人按照規定實際支付的住房裝修費用、住房貸款利息、手續費、公證費等費用。本案中,稅務機關依據本院(2017)遼0682行初38號行政判決,在重新作出原告二人應納稅額的處理決定前,向原告下發稅務事項通知書,要求二人提供全部實際支付的住房裝修費用、住房貸款利息、手續費、公證費等費用發票或原始憑證原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六條第二款“納稅人、扣繳義務人和其他有關單位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如實向稅務機關提供與納稅和代扣、代收代繳稅款有關的信息”之規定,原告在收到通知后有義務按規定如實向稅務機關提供納稅有關的費用憑證,以備稅務機關審核。其二人未能按要求提供,由此產生的不利后果應由其自行承擔。故稅務局在原告二人未提供相關信息的情況下,自行核實了相關貸款利息、公證費用后,重新計算了盧赫的應納稅款,作出的鳳城稅稽處字(2018)第001號稅務處理決定的行政行為證據確鑿,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符合法定程序。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之規定,判決如下:駁回原告盧赫、胡春遠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50元,由原告盧赫、胡春遠承擔。

上訴人盧赫、胡春遠上訴稱,1、稅務機關未查實裝修費用并扣除,不符合國稅發(2006)108號規定,處理決定依據不足。2、《稅收征管法》35條規定了核定征收的法定情形,即沒有設立賬簿,上訴人作為自然人依據《稅收征管法實施細則》22條沒有義務設立賬簿,保管發票,同時該細則29條規定,發票等涉稅資料保管十年,上訴人2001年購買房屋并裝修,至今已有十年,稅務機關責令上訴人提供裝修發票違反上述規定,一審判決以此為由認定上訴人承擔稅務機關無法審核裝修發票職責,依法無據。3、稅務機關要求上訴人提供2001年的裝修發票以備查實征收,一審判決以上訴人未能提供發票承擔對己不利的后果,不符合我國基本國情和交易習慣。4、對于未依法建立財務賬,保存財務憑證(發票)或保存期限超過十年的納稅人實施核定征收依法有據。5、涉案查實征收中裝修費查實是稅務機關的法定義務,不能以上訴人發票超過十年法定保存期限,而未能提供發票為由,不予查實而征收。6、被上訴人作出的新的稅務處理決定與原處理決定相同或基本相同,應撤銷該處理決定。綜上,稅務機關處理決定證據不足、適用法律錯誤,程序違法。請求:撤銷原審判決,改判依法撤銷鳳城稅稽處【2018】第001號稅務處理決定、稅復決字【2018】01號行政復議決定書、稅復決字【2018】02號行政復議決定書。判令被上訴人按核定征收方式征收上訴人個人所得稅,退還給上訴人稅款109578.18元,并按銀行同期貸款支付利息(自2017年6月15日起算)。

兩位被上訴人答辯稱:1、關于是否應當提供裝修發票問題,按照相關規定,應當由納稅人提供裝修發票,才能予以扣除。2、查實與核定內容關系問題,被上訴人調取的證據符合查實征收的條件。3、關于作出與原行政行為基本相似或者相同觀點,按照行政訴訟法71條和最高法院司法解釋91條,允許有例外,一審判決撤銷原處理決定理由是二上訴人在庭審中提交證據有貸款利息和公正費用。重新作出的處理決定因查實盧赫有貸款利息憑證,所以扣除相應費用,所作的處理決定并不相同,胡春遠沒有提供貸款利息和憑證,也沒有查到貸款憑證,所以按照稅收征管法規定不能多收一分錢也不能少收一分錢,作出基本相同新的處理決定。查實過程程序合法,案件來源于房屋買賣雙方另一方舉報,是按照查實計算方法計算稅款數額。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

本院經審理查明的事實與原審一致。

二審期間,上訴人向本院提交了新證據,1、王磊稅收收入完稅證明;2、房產交易申報單,證明交易價格稅率是百分之一;3、2016年8.1-8.25鳳城稅務局辦理個人所得稅征收明細共計數十人;4、2019.1月到3月辦理個人所得稅征收明細。以上證據用以證明二手房交易均是按核定征收方式征稅,稅率百分之一。經審查,上述證據均涉及個人隱私,與本案無關聯性,上訴人也沒有提供證據的合法來源,本院不予采信。

另查明,根據《國家稅務總局遼寧省稅務局關于印發國家稅務總局丹東市稅務局職能配置、機構設置和人員編制暫行規定的通知》規定,國家稅務總局丹東市稅務局第二稽查局承擔鳳城市稅務局區域內稅收、社會保險費和有關非稅收入違法案件的查處以及查辦案件的執行工作。

庭審辯論中,各方當事人圍繞本案的爭議焦點即被上訴人稽查局作出的稅務處理決定有無事實根據,對該稅務處理決定、復議決定及原審判決的合法性進行了辯論。各方當事人的辯論觀點與其上訴和答辯觀點一致。

本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是被上訴人稽查局作出的稅務處理決定確定以查實方式進行征繳個人所得稅是否正確。《國務院辦公廳關于繼續做好房地產市場調控工作的通知》(國辦發【2013】17號)文件中規定“稅務、住房城鄉建設部門要密切配合,對出售自有住房按規定應征收的個人所得稅,通過稅收征管、房屋登記等歷史信息能核實房屋原值的,應依法嚴格按轉讓所得的20%計征。”《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第三條第五項規定“特許權使用費所得,利息、股息、紅利所得,財產租賃所得,財產轉讓所得,偶然所得和其他所得,適用比例稅率,稅率為百分之二十”。根據上述規定,能查實房屋原值的應按轉讓所得的20%計征個人所得稅。本案中,被上訴人稽查局對二位上訴人出售的自有住房已經核實了房屋的原值,因此其作出處理決定確定的查實征收的方式符合上述規定。被上訴人稽查局扣除了相關貸款利息、公證費用后,重新計算了盧赫的應納稅款,作出的鳳城稅稽處字(2018)第001號稅務處理決定的行政行為證據確鑿,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符合法定程序。被上訴人稅務局維持該處理決定正確。原審判決駁回上訴人的請求并未不當。依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個人住房轉讓所得征收個人所得稅有關問題的通知》國稅發【2006】108中的規定,對轉讓住房收入計算個人所得稅應納稅所得額時,納稅人可憑原購房合同、發票等有效憑證,經稅務機關審核后,允許從其轉讓收入中減除房屋原值、轉讓住房過程中繳納的稅金及有關合理費用。其中,合理費用是指:納稅人按照規定實際支付的住房裝修費用、住房貸款利息、手續費、公證費等費用。被上訴人稽查局在作出處理決定之前,已向上訴人發出稅務通知,要求二位上訴人提供全部實際支付的住房裝修費用、住房貸款利息、手續費、公證費等費用發票或原始憑證原件。因上訴人未提供房屋裝修的發票,故無法予以扣除。因此,上訴人提出被上訴人稽查局未查實房屋裝修費用并扣除,不應以查實方式計征個人所得稅的上訴理由不成立。至于上訴人提出此次作出的處理決定與原處理決定相同或者基本相同,違反《行政訴訟法》第71條的規定,因被上訴人稽查局重新作出的處理決定是在扣除了合理費用之后作出的,事實和理由有改變,兩次處理決定并不相同,故該主張不成立。綜上,上訴人的上訴請求和理由沒有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一款(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50元,由上訴人胡遠春、盧赫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劉明誠

審判員  李 莉

審判員  仲莉宇

二〇一九年四月十五日

書記員  高婧涵

狀告稅務機關不履行法定職責違法一案,一二審為何都被駁回了:



0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郝龍航

北京大力稅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業務咨詢:第三只眼 1314 660 2942

彩票500万交多少税 福建快3开奖结果走势 明天股票大盘分析* 广东福彩好彩1玩法 开奖历史记录 广西双彩基本走势图 白领在线理财平台 快三计划网站 江苏11选五前三组选遗漏 湖北十一选五盈利 明天那些股票涨停 赛车游戏大全 湖北30选5技巧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结果 北京11选五走势图 10百家乐游戏下载 广东11选五全天免费计划

© 2018-2019 翰邦中科 京ICP備15052467號-3
北京市朝陽區三元橋曙光西里甲一號B802

ios

安卓

歡迎加第三只眼微信
福建快3开奖结果走势 明天股票大盘分析* 广东福彩好彩1玩法 开奖历史记录 广西双彩基本走势图 白领在线理财平台 快三计划网站 江苏11选五前三组选遗漏 湖北十一选五盈利 明天那些股票涨停 赛车游戏大全 湖北30选5技巧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结果 北京11选五走势图 10百家乐游戏下载 广东11选五全天免费计划
福建快3开奖结果走势 明天股票大盘分析* 广东福彩好彩1玩法 开奖历史记录 广西双彩基本走势图 白领在线理财平台 快三计划网站 江苏11选五前三组选遗漏 湖北十一选五盈利 明天那些股票涨停 赛车游戏大全 湖北30选5技巧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结果 北京11选五走势图 10百家乐游戏下载 广东11选五全天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