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稅手邦 > 稅務稽查

稅局向法院發《協助執行通知書》,扣劃房產拍賣過程中的稅款,法院如何判:江蘇永鼎投資有限公司與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東城區稅務局二審行政裁定書

江蘇永鼎投資有限公司與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東城區稅務局二審行政裁定書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2019)京02行終720號

上訴人(一審原告)江蘇永鼎投資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蘇省吳江市蘆墟鎮經濟技術開發區。

法定代表人莫林根,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習輝,北京大成(濟南)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東城區稅務局,住所地北京市東城區安外西濱河路18號院6號。

法定代表人趙增科,局長。

上訴人江蘇永鼎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永鼎公司)因訴原北京市東城區地方稅務局(以下簡稱原東城地稅局)所作東地稅協[2018]1號《協助執行通知書》(以下簡稱《協助執行通知書》)一案,不服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一審法院)所作(2019)京0101行初14號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訴。因機構改革和職權調整,原東城地稅局的稅收征管職能現由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東城區稅務局(以下簡稱東城稅務局)承擔。本院立案受理該案后,被上訴人變更為東城稅務局,并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

永鼎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稱,其與愛德現代牛業集團有限公司、愛德檢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愛德公司)、祝加貝追償權合同糾紛一案,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4年12月13日作出判決,認定愛德公司應承擔擔保責任。在執行階段,執行法院拍賣了愛德公司位于北京市東城區的涉案房產。原東城地稅局于2018年6月28日作出《協助執行通知書》,要求山東省青島市城陽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城陽法院)從拍賣款中扣劃2377583.29元以繳納拍賣過程中發生的稅款。原東城地稅局從執行法院截留執行拍賣款沒有事實依據,證據不足,程序違法,法院不是被征收的義務人、也不是代扣代繳的法定義務人,其對象應當是愛德公司,從法院征稅屬于征稅對象錯誤。同時,法院的拍賣款是用來實現申請執行人能夠實現債權的,因此該公司對該筆款項沒有支配權,也無權用該款項繳稅。故訴至法院,請求法院依法撤銷被訴《協助執行通知書》。

東城稅務局辯稱,具體行政行為應當是行政機關向相對人做出的、對行政相對人的權利義務產生影響的行為。原東城地稅局是基于稅收征管職權而請求城陽法院協助執行稅費的行為,不屬于具體行政行為,而屬于行政機關請求司法機關予以稅收協助的機關之間的內部行為,不屬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圍。《協助執行通知書》是行政機關請求司法機關予以稅收協助的內部文書,并非是對行政相對人的具體行政行為,不屬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圍。同時,《協助執行通知書》是其根據城陽法院主動共享的涉稅信息而向該院提出的稅收協助執行的請求,愛德公司對拍賣的房屋擁有所有權,因而拍賣款項亦應為愛德公司所有,永鼎公司對拍賣款項僅有優先受償權而非所有權,如果答辯人對從拍賣中扣收稅款的結果有異議,應當向執行法院提出執行異議。最后,永鼎公司已經就本案所涉事項向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稅務局(以下簡稱北京稅務局)提起行政復議。在該局作出了不予受理決定書后,永鼎公司已經就該決定向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因此本案不屬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圍。故請求本院裁定駁回永鼎公司的起訴。

一審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四條規定:“對屬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圍的行政案件,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可以先向行政機關申請復議,對復議決定不服的,再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本案永鼎公司已經就復議機關作出的不予受理決定書向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且該院尚未作出生效裁判,該復議決定書并未最終生效,故永鼎公司的本次起訴事實依據不足,不符行政訴訟的起訴條件。一審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六十九條第一款第(十)之規定,裁定駁回永鼎公司的起訴。

永鼎公司不服一審裁定,上訴認為,一審裁定認定事實不清,其對原東城地稅局的稅務行政執法行為不服,有權直接提起訴訟;其與原東城地稅局的行政執行行為具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沒有法律規定稅務局可以依據《協助執行通知書》從法院直接優先扣取法院的執行案款,扣取稅款優先于法院為其查封財產執行也沒有法律依據;原東城地稅局直接下發《協助執行通知書》程序嚴重違法;原東城地稅局應當將案款退回城陽法院;其在西城區法院的案件,已經裁定不予立案。請求撤銷一審裁定,依法改判支持其一審訴訟請求。

東城稅務局未提出上訴。

經查,2018年12月14日,永鼎公司就《協助執行通知書》向北京市稅務局提起行政復議,該局于2018年12月21日以永鼎公司所申請復議的事項不屬于行政復議范圍和行政復議受理條件為由,作出了不予受理決定書,并送達給永鼎公司。永鼎公司不服該不予受理決定書,向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訴訟,本案一審審理結束前,該案正在審理當中。

本院認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提起行政訴訟應當符合法律規定的起訴條件,不符合法律規定的起訴條件,已經立案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如果復議機關受理行政復議申請后駁回復議申請或者復議請求,屬于一種實體處理決定,在性質上與維持原行政行為并無不同;而以復議申請不符合受理條件為由駁回,在性質上屬于對行政復議申請的程序性駁回,既不屬于維持原行政行為,也不屬于改變原行政行為,因為行政機關并沒有對被申請行政行為的合法性作出實體認定和處理。在復議機關不予受理復議申請的情況下,當事人有兩種法律救濟手段可以選擇:一種是直接起訴原行政行為,另一種是起訴復議機關不作為。雖然法律規定了上述兩種救濟手段,但卻不可以同時進行,而應當選擇其一。這是因為,直接起訴原行政行為,目的是要求人民法院對原行政行為的合法性作出認定和處理;起訴復議機關不作為,直接的訴求雖然是要求人民法院撤銷不予受理復議申請的決定,但撤銷不予受理復議申請決定的效果,則必然導致復議機關同樣要對原行政行為的合法性作出認定和處理。如果同時起訴原行政行為和復議機關不作為,就會違反一事不再理原則,造成人民法院和復議機關的重復勞動。更為重要的是,這樣做還違反了司法最終原則。據此,《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以下簡稱《行政復議法》)第五條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對行政復議決定不服的,可以依照行政訴訟法的規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但是法律規定行政復議決定為最終裁決的除外。”司法最終原則也決定了行政復議和行政訴訟應當是一種先后關系,而不能針對同一個爭議同時進行這兩種法律程序。因此《行政復議法》第十六條第二款又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人民法院已經依法受理的,不得申請行政復議。”就本案而言,永鼎公司同時就《協助執行通知書》和北京稅務局的復議不予受理行為向一審法院和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且在本案一審審理結束前,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受理的復議不予受理案正在審理當中。永鼎公司的行為違反了一事不再理原則司法最終原則,因此永鼎公司的本案起訴不符合法定起訴條件,應予駁回。

綜上,一審法院裁定駁回永鼎公司的起訴是正確的,本院應予維持。永鼎公司的上訴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一審裁定。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審 判 長  王 琪

審 判 員  王 元

審 判 員  孫軼松

二〇一九年四月二十九日

法官助理  徐 蕾

書 記 員  于 涵



0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郝龍航

北京大力稅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業務咨詢:第三只眼 1314 660 2942

彩票500万交多少税 幸运农场计划团队 湖北30选5基本走势图 pc蛋蛋刷蛋11.0 黑龙江22选5大星走势图 股票市场的基本结构图 福建快3下载 股票论坛哪个好 东方心今期马报彩图 3d试机号技巧与口诀 甘肃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广东今天36选7开奖结 赢在投资 黑龙江36选7计划 股票融资的风险 藏宝阁两肖两码会员料 民间股票交流微信群

© 2018-2019 翰邦中科 京ICP備15052467號-3
北京市朝陽區三元橋曙光西里甲一號B802

ios

安卓

歡迎加第三只眼微信
幸运农场计划团队 湖北30选5基本走势图 pc蛋蛋刷蛋11.0 黑龙江22选5大星走势图 股票市场的基本结构图 福建快3下载 股票论坛哪个好 东方心今期马报彩图 3d试机号技巧与口诀 甘肃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广东今天36选7开奖结 赢在投资 黑龙江36选7计划 股票融资的风险 藏宝阁两肖两码会员料 民间股票交流微信群
幸运农场计划团队 湖北30选5基本走势图 pc蛋蛋刷蛋11.0 黑龙江22选5大星走势图 股票市场的基本结构图 福建快3下载 股票论坛哪个好 东方心今期马报彩图 3d试机号技巧与口诀 甘肃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广东今天36选7开奖结 赢在投资 黑龙江36选7计划 股票融资的风险 藏宝阁两肖两码会员料 民间股票交流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