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稅手邦 > 稅務稽查

避復議直接就處罰訴訟,稅局一勝二敗三敗訴,竟因這兩點:商丘市城鄉一體化示范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商丘市經濟開發區金福泰電動車廠稅務行政管理(稅務)再審行政判決書

商丘市城鄉一體化示范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商丘市經濟開發區金福泰電動車廠稅務行政管理(稅務)再審行政判決書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

(2019)豫行再72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商丘市城鄉一體化示范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住所地:商丘市長江東路***號。

法定代表人:張心濤,該局局長。

委托代理人:范金存,該局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崔向坤,河南華豫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商丘市經濟開發區金福泰電動車廠。住所地:商丘市經濟開發區葉廟大隊王莊村。

法定代表人:金美麗,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譚朋濤,北京煒衡(天津)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李宏道,河南君盟律師事務所律師。

再審申請人商丘市城鄉一體化示范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以下簡稱地稅稽查局)因與被申請人商丘市經濟開發區金福泰電動車廠(以下簡稱電動車廠)稅務行政處罰決定一案,不服河南省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豫14行終72號行政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作出(2018)豫行申2082號行政裁定,提審本案。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再審申請人地稅稽查局的委托代理人范金存、崔向坤,被申請人電動車廠的委托代理人譚朋濤、李宏道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被訴行政行為:2017年9月14日,地稅稽查局認定電動車廠于2012年至2017年4月累計未繳納城建稅、個人所得稅、房產稅、土地使用稅、印花稅等共計286257.77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三條第一款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偷稅抗稅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02]33號)第二條第一項規定,已構成偷稅。對電動車廠作出商示范地稅稽罰(2017)2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

電動車廠向河南省柘城縣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撤銷地稅稽查局作出的商示范地稅稽罰(2017)2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

柘城縣人民法院一審查明事實:地稅稽查局認定電動車廠于2012年4月至2017年4月累計未繳納城建稅3444.19元、個人所得稅48793.91元、房產稅133516.02元、土地使用稅100273.65元、印花稅230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三條第一款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偷稅抗稅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02]33號)第二條第一項規定,地稅稽查局認定電動車廠的違法行為已構成偷稅,共計286257.77元,偷稅稅款占被查期間應納稅款比例的85.33%,參照《河南省地稅系統行政處罰裁量標準(試行)》關于偷稅違法行為的規定(有偷稅違法行為,不繳或者少繳稅款占被查明期間應納稅稅額10%以上的),電動車廠偷稅違法行為屬于特別嚴重違法行為。地稅稽查局于2017年9月14日對電動車廠作出商示范地稅稽罰(2017)2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對其處不繳稅款286257.77元4倍罰款1145031.08元,并于2017年9月18日送達給電動車廠,電動車廠對處罰決定不服,于2017年10月12日起訴,要求依法撤銷地稅稽查局作出的商示范地稅稽罰(2017)2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并承擔訴訟費用。

一審法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的規定,稅務機關有權對稅收相對人作出處罰決定,地稅稽查局執法主體適格。地稅稽查局對電動車廠作出的處罰決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符合法定程序。電動車廠認為涉案處罰決定違法請求撤銷,因其沒有提供相關合法的證據,對其訴請不予支持。一審法院作出(2017)豫1424行初53號行政判決:駁回電動車廠的訴訟請求。

電動車廠不服,向河南省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查明的事實與一審查明的事實基本一致。

二審法院另查明,電動車廠于2017年1月3日辦理地稅登記。

二審法院認為:該案爭議焦點是電動車廠未繳納稅款的行為是否構成偷稅。

地稅稽查局認定電動車廠自2012年至2017年4月未繳納城建稅、個人所得稅、房產稅、土地使用稅和印花稅,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三條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偷稅抗稅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第一款(一)項規定,認為電動車廠已辦理稅務登記而未繳納稅款,其不繳納稅款的行為屬于“經稅務機關通知申報而拒不申報”的情形,已構成偷稅。

本案中,地稅稽查局提供的證據僅能證明電動車廠于2017年1月3日辦理了地稅登記,而認定違法事實卻從2012年至2017年4月期間,故地稅稽查局并未提供證據證明電動車廠在其認定違法事實全部期間內辦理了相關地稅登記,其認定稅務機關已通知電動車廠進行稅款申報,進而認定電動車廠不繳稅款的行為構成偷稅主要證據不足。《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三十七條規定,稅務機關對于未辦理登記的納稅人應核定其應納稅額,責令繳納,對于不繳納的,可以采取扣押其商品和貨物的強制措施;第六十條第一款規定了對于經稅務機關通知申報而拒不申報的納稅人,稅務機關可以根據其違法情形給予其相應處罰。對電動車廠未按照規定辦理地稅登記的行為,地稅稽查局應當按照上述規定對其采取相應行政執法措施,其直接適用偷稅規定,給予電動車廠不繳稅額四倍罰款的稅務行政處罰,屬于適用法律錯誤。電動車廠主張的城建稅適用稅率、個人所得稅征收過高、房產稅和印花稅不應征收等問題,因本案的審理對象是地稅稽查局作出的稅務處罰決定,稅種稅額已由地稅稽查局作出的稅務處理決定所確定,電動車廠并未對稅務處理決定申請復議進而提起訴訟,因此其所提上述稅種稅額征收的問題,不予評判。綜上,電動車廠所關于其行為不構成偷稅的理由能夠成立,其訴訟請求應予支持。地稅稽查局作出的涉案稅務處罰決定主要證據不足,法律適用錯誤,依法應予撤銷。一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法律適用錯誤,依法應予撤銷。二審法院作出(2018)豫14行終72號行政判決判:一、撤銷柘城縣人民法院(2017)豫1424行初53號行政判決;二、撤銷地稅稽查局于2017年9月14日作出的商示范地稅稽罰(2017)2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一、二審案件訴訟費各五十元,由地稅稽查局負擔。

地稅稽查局申請再審稱:電動車廠自2012年到2017年4月未繳納城建稅、個人所得稅、房產稅、土地使用稅和印花稅。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偷稅抗稅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規定,電動車廠已經辦理了稅務登記,應當認定為屬于“經稅務機關通知申報而沒有申報”的情形,其行為已構成偷稅。地稅稽查局對電動車廠作出的商示范地稅稽罰(2017)2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認定事實清楚,程序合法,適用法律正確。請求撤銷二審判決,維持一審判決。

電動車廠答辯稱:地稅稽查局無任何證據證明電動車廠存在偷稅情形,其作出的處罰決定認定事實錯誤,適用法律錯誤,二審法院判決撤銷正確。請求:駁回地稅稽查局的再審請求,維持二審判決。

本院再審查明的事實與原審查明的事實一致。

再審另查明:電動車廠2012年3月辦理國稅登記。該事實有地稅稽查局的調查材料等在卷為據。

本院再審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地稅稽查局認定電動車廠的行為構成偷稅并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是否正確。

(一)地稅稽查局認定,自2012年至2017年4月,電動車廠已辦理稅務登記而未繳納稅款,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三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偷稅抗稅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規定,其不繳納稅款的行為應當認定為屬于“經稅務機關通知申報而拒不申報”的情形,已構成偷稅。本案中,根據當時的稅務管理法規,國稅征收和地稅征收分別由國稅部門和地稅部門負責,企業辦理稅務登記時應當分別辦理國稅登記和地稅登記。在行政處罰程序中,認定已辦理國稅登記等同于已辦理地稅登記沒有法律依據。電動車廠2012年3月辦理國稅登記,2017年1月辦理地稅登記。基于上述分析和事實,本院認為地稅稽查局以已辦理國稅登記視同已辦理地稅登記為由,認定電動車廠已辦理稅務登記,其未繳納稅款的情形屬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偷稅抗稅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規定的“經稅務機關通知申報而拒不申報”情形,2012年至2017年4月整個期間存在偷稅明顯依據不足。

(二)地稅稽查局認定電動車廠偷稅286257.77,對其處4倍罰款1145031.08元,訪罰款數額較大,根據《行政處罰法》等的規定,本案應當適用聽證程序而沒有適用聽證程序,也沒有聽取當事人及其代理人的陳述和意見,程序嚴重違法。地稅稽查局關于其對電動車廠作出的商示范地稅稽罰(2017)2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認定事實清楚,程序合法,適用法律正確的再審理由不能成立。

綜上,地稅稽查局對電動車廠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且程序違法,應當予以撤銷。地稅稽查局的再審請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審判決正確,本院予以維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一十九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維持河南省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豫14行終72號行政判決。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劉太鍵

審判員  肖賀偉

審判員  段勵剛

二〇一九年六月三日

書記員  張典軍

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偷稅抗稅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02)33號):

第二條納稅人偽造、變造、隱匿、擅自銷毀用于記帳的發票等原始憑證的行為,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第一款規定的偽造、變造、隱匿、擅自銷毀記帳憑證的行為。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第一款規定的“經稅務機關通知申報”:

(一)納稅人、扣繳義務人已經依法辦理稅務登記或者扣繳稅款登記的;

(二)依法不需要辦理稅務登記的納稅人,經稅務機關依法書面通知其申報的;

(三)尚未依法辦理稅務登記、扣繳稅款登記的納稅人、扣繳義務人,經稅務機關依法書面通知其申報的。

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第一款規定的“虛假的納稅申報”,是指納稅人或者扣繳義務人向稅務機關報送虛假的納稅申報表、財務報表、代扣代繳、代收代繳稅款報告表或者其他納稅申報資料,如提供虛假申請,編造減稅、免稅、抵稅、先征收后退還稅款等虛假資料等。

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第三款規定的“未經處理”,是指納稅人或者扣繳義務人在五年內多次實施偷稅行為,但每次偷稅數額均未達到刑法第二百零一條規定的構成犯罪的數額標準,且未受行政處罰的情形。

納稅人、扣繳義務人因同一偷稅犯罪行為受到行政處罰,又被移送起訴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依法定罪并判處罰金的,行政罰款折抵罰金。



0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郝龍航

北京大力稅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業務咨詢:第三只眼 1314 660 2942

彩票500万交多少税 内蒙古快3 辽宁11选5 体彩p5 航心配资 福建十一选五 河南22选5 第一配资网 四川金7乐 四川时时彩 睿新配资 美国棒球比分直播 股票配资平台找恒瑞行配资丿 黑龙江6+1 滚球指数即时指数 000386股票行情 福建31选7

© 2018-2019 翰邦中科 京ICP備15052467號-3
北京市朝陽區三元橋曙光西里甲一號B802

ios

安卓

歡迎加第三只眼微信
内蒙古快3 辽宁11选5 体彩p5 航心配资 福建十一选五 河南22选5 第一配资网 四川金7乐 四川时时彩 睿新配资 美国棒球比分直播 股票配资平台找恒瑞行配资丿 黑龙江6+1 滚球指数即时指数 000386股票行情 福建31选7
内蒙古快3 辽宁11选5 体彩p5 航心配资 福建十一选五 河南22选5 第一配资网 四川金7乐 四川时时彩 睿新配资 美国棒球比分直播 股票配资平台找恒瑞行配资丿 黑龙江6+1 滚球指数即时指数 000386股票行情 福建31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