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稅手邦 > 稅務稽查

超20年地下人防使用權轉讓,財產轉讓還是租賃,稅局很高深: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硚口區稅務局、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稅務局稅務行政管理(稅務)二審行政判決書

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硚口區稅務局、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稅務局稅務行政管理(稅務)二審行政判決書

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

(2019)鄂01行終351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硚口區稅務局,住所地湖北省武漢市硚口區建設大道316號。

法定代表人馮賢祥,局長。

委托代理人蘇勇,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稅務局第一稅務分局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張威,湖北今天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稅務局,住所地湖北省武漢市江漢區建設大道909號。

法定代表人孟軍,局長。

委托代理人黃燕,該局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楊科,湖北今天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武漢市硚口區中山大道555號。

法定代表人柳顯榮,執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劉兆明,該公司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張寶強,黑龍江申度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硚口區稅務局(以下簡稱硚口稅務局)及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稅務局(以下簡稱市稅務局)因被上訴人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潤百匯公司)訴硚口稅務局和市稅務局稅務行政管理行為及行政復議一案,不服武漢市硚口區人民法院(2018)鄂0104行初136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查明,新潤百匯公司于2009年4月8日與武漢市人民防空辦公室簽訂《關于武漢市漢正街地下人防工程項目建設及使用的協議》。協議約定:建成后所有權歸國家所有,新潤百匯公司享有40年的經營使用權,期滿后無條件無償將該工程交給武漢市人民防空辦公室。2009年、2010年新潤百匯公司與受讓人簽訂《武漢地一大道(人和新天地)商鋪經營使用權轉讓合同》,將經營使用權予以轉讓,并在2009年起將此收入申報繳納營業稅及相關稅費。

【申報繳納了營業稅及稅費】

2018年5月14日新潤百匯公司向市直屬局提交《退稅申請書》,稱: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8)鄂01行終131號行政判決書,認定《武漢地一大道(人和新天地)商鋪經營使用權轉讓合同》屬于財產轉讓合同,取得的收入屬轉讓財產收入,不屬于營業稅征稅范圍。因武漢市地鐵建設拆除收入退回等原因,已退還部分營業稅及附加稅費。現要求退還不屬于營業稅征收范圍的不應繳納的余下營業稅33,507,613.83元、城建稅16,194.19元、教育費附加6,940.37元、地方教育附加504,645.75元及堤防費335,076.11元。2018年6月13日,該局作出《關于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退稅申請答復告知書》,認為新潤百匯公司取得的收入屬于營業稅征稅范圍,不予退還營業稅及相關稅費。新潤百匯公司不服,向市稅務局申請行政復議。11月2日,市稅務局作出的武稅復決字(2018)9號行政復議決定書,維持上述答復意見。新潤百匯公司對兩原審被告作出的稅務管理行為和復議行為不服,故訴至原審法院,提出前述訴訟請求。

【金額夠大,但是2018年追快10年前的事兒,這又不是退回,說交的不對,原因是可能牽扯其他的判決書】

另查明:2018年7月國地稅改革,原武漢市硚口區國家稅務局和原武漢市硚口區地方稅務局的權利義務由原審被告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硚口區稅務局承接。原武漢市國家稅務局和原武漢市地方稅務局的權利義務由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稅務局承接。2018年10月27日新潤百匯公司被劃入原審被告硚口稅務局的稅務行政管理范圍。

新潤百匯公司不服原武漢市硚口區國家稅務局的稅務行政管理行為及原湖北省武漢市國家稅務局行政復議行為于2016年12月9日向原審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該案兩被告在審理中均主張涉案《武漢地一大道(人和新天地)商鋪經營使用權轉讓合同》性質為財產轉讓合同而非租賃合同,其收入應為轉讓財產收入而非租金收入,原審法院在(2016)鄂0104行初88號行政判決中認為行政機關認定該合同屬財產轉讓合同,其轉讓財產收入不屬于租金收入的認定并無不當。后新潤百匯公司上訴至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該院作出(2018)鄂01行終131號行政判決書維持原審法院判決。新潤百匯公司申請再審,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18)鄂行申520號行政裁定書駁回新潤百匯公司再審申請。

原審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五條規定:各地國家稅務局和地方稅務局應當按照國務院規定的稅收征收管理范圍分別進行征收管理。原審被告硚口稅務局有相關的稅務行政管理法定職責,原審被告市稅務局有行政復議法定職責,新潤百匯公司對此亦無異議。2018年10月27日新潤百匯公司被劃入原審被告硚口稅務局的稅務行政管理范圍,原審被告硚口稅務局對市直屬局作出的涉案行政行為承擔責任。

本案中,新潤百匯公司于2018年5月14日向硚口稅務局申請退稅,該局于2018年6月13日作出答復告知書,其行為作出時間在法定期限內,故硚口稅務局程序合法。在答復告知書中,硚口稅務局認為新潤百匯公司取得的收入屬于營業稅征收范圍,決定不予退還營業稅及相關稅費。在行政復議及本案訴訟中,硚口稅務局主張“新潤百匯公司與商戶簽訂的商鋪經營使用權轉讓合同約定的內容和盈利模式,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營業稅暫行條例》及所附《營業稅稅目稅率表》對營業稅--服務業--租賃業的規定”,并作為不予退稅的主要理由和依據。原審法院認為,在原審法院審理的(2016)鄂0104行初88號行政案件中,該案兩原審被告均主張涉案《武漢地一大道(人和新天地)商鋪經營使用權轉讓合同》性質為財產轉讓合同而非租賃合同,其收入應為轉讓財產收入而非租金收入,原審法院在判決中亦支持其主張。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審法院的一審判決,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亦駁回新潤百匯公司的再審申請。現硚口稅務局又認為商鋪經營使用權轉讓合同約定的內容和盈利模式符合租賃業的規定,明顯與其之前的認定和法院生效法律文書裁判內容不符。原審法院認為硚口稅務局不予退稅的理由不能成立,對其向新潤百匯公司作出答復告知書的合法性不予認可。市稅務局作出的武稅復決字(2018)9號行政復議決定程序合法,因該復議決定維持了原行政行為,原審法院對其合法性不予認可。

新潤百匯公司第一、二項訴訟請求原審法院予以支持。第三項訴訟請求,原審法院認為是否應該退稅、如退稅則具體退稅金額的計算均系硚口稅務局的職權范圍,司法權不能代替行政權,故對該項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七十條第(一)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三十五條第一款、第一百三十六條第三款之規定,判決:一、撤銷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硚口區稅務局于2018年6月13日對新潤百匯公司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作出的《關于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退稅申請答復告知書》,并責令在法定期限內重新作出行政行為。二、撤銷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稅務局于2018年11月2日作出的武稅復決字(2018)9號行政復議決定書。三、駁回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50元,由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硚口區稅務局、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稅務局負擔。

上訴人硚口區稅務局不服原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稱:一、上訴人對被上訴人轉讓地下商鋪使用權取得經營收入征收營業稅符合稅收法律規定,且與(2016)鄂0104行初88號行政案件中上訴人的主張和裁判內容并無沖突,上訴人的答復行為具有合法性基礎,不應予以撤銷;二、被上訴人轉讓地下商鋪使用權取得經營收入的行為,雖然不同時期在適用營業稅稅目上有所變化,但不影響納稅人應當依法申報營業稅稅款的事實;三、如撤銷現有的答復行為,勢必對稅收征管秩序造成影響;四、上訴人對于納稅人的行政救濟權利已經給予了充分的保護,在程序上做到了合法;五、被上訴人所主張退還的營業稅從結算繳納稅款之日至提出退稅申請之日已經超過三年,因此也不應當予以退還。請求撤銷一審判決并依法改判。

上訴人市稅務局不服原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稱:一、硚口稅務局不予退稅答復的依據合法,上訴人維持硚口稅務局的行政行為不存在錯誤;二、上訴人對于納稅人的行政救濟權利已經給予了充分的保護,在程序上做到了合法;三、被上訴人所主張退還的營業稅從結算繳納稅款之日至提出退稅申請之日已經超過三年,一審判決對此未予以回應。請求撤銷一審判決并改判。

被上訴人辯稱:一、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二、本案所涉及的財產轉讓收入,不屬于營業稅的征收范圍;三、被答辯人在其作出的武稅復決字[2018]9號《行政復議決定書》中亦未向答辯人提出“退還營業稅、城建稅及各項附加費從結算繳納稅款之日至提出退稅申請之日起已經超過三年”的主張;四、稅務機關應依法征收、退還稅款,而不應基于其他因素決定是否征收、退還稅款。請求依法維持一審判決。

各方當事人向原審法院提交的證據、依據均已隨案移送本院,本院對證據的認證和采信理由與原審法院相同,對原審法院認定的事實予以認可。

本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是:上訴人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硚口區稅務局對被上訴人轉讓地下商鋪使用權取得經營收入征收營業稅是否符合稅收法律規定,其答復行為是否合法。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營業稅暫行條例》第一條規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提供本條例規定的勞務、轉讓無形資產或者銷售不動產的單位和個人為營業稅的納稅人,應當依照本條例繳納營業稅。”根據《營業稅稅目注釋(試行稿)》第七條規定:服務業,是指利用設備、工具、場所、信息或技能為社會提供服務的業務;服務業稅務的征收范圍包括:代理業、旅店業、飲食業、旅游業、倉儲業、租賃業、廣告業、其他服務業;其中,租賃業是指在約定的時間內,將場地、房屋、物品、設備或者設施等轉讓他人使用的業務。根據被上訴人提供的商品使用權轉讓格式合同的內容來看,被上訴人轉讓地下商鋪使用權取得經營收入的行為,完全符合上述營業稅征收范圍。上訴人硚口稅務局收到被上訴人的退稅申請,認為被上訴人取得的收入屬于營業稅的征收范圍,決定不予退還營業稅及相關稅費,符合稅收法律規定。被上訴人市稅務局作出涉案復議決定符合法律規定。一審判決認定上訴人不予退稅的理由不能成立屬于適用法律、法規錯誤,其判決結果應予糾正。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武漢市硚口區人民法院(2018)鄂0104行初136號《行政判決書》;

二、駁回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

一、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各50元由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羅 浩

審 判 員  楊豐菀

審 判 員  程 艷

二〇一九年六月十三日

法官助理  徐潔心

書 記 員  劉晨露

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武漢市硚口區國家稅務局稅務行政管理(稅務)二審行政判決書

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

(2018)鄂01行終131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武漢市硚口區中山大道555號。

法定代表人柳顯榮,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皮強,該公司工作人員。

上訴人(原審被告)武漢市硚口區國家稅務局,住所地武漢市硚口區建設大道316號。

法定代表人馮賢祥,局長。

委托代理人柳平、許暢,湖北瑞通天元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湖北省武漢市國家稅務局,住所地武漢市江漢區建設大道909號。

法定代表人姜峰,局長。

委托代理人柳平、周晶,湖北瑞通天元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潤百匯公司)、武漢市硚口區國家稅務局(以下簡稱區國稅局)、湖北省武漢市國家稅務局(以下簡稱市國稅局)因上訴人新潤百匯公司訴原審被告區國稅局作出的《關于對武漢人和新天地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申請退稅的回復意見》的稅務行政管理行為及原審被告市國稅局作出的武國稅復決字(2016)4號行政復議決定行為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漢市硚口區人民法院(2016)鄂0104行初88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

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新潤百匯公司原企業名稱為武漢人和新天地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

2017年4月25日,原告企業名稱變更為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

新潤百匯公司于2009年4月8日與武漢市人民防空辦公室簽訂《關于武漢市漢正街地下人防工程項目建設及使用的協議》。

協議約定:建成后的漢正街地下人防設施的產權歸屬市人防辦,新潤百匯公司取得40年的資產使用權,期滿后將資產使用權歸還給市人防辦。

2009、2010年原告與受讓人簽訂《商鋪經營使用權轉讓合同》,將經營使用權予以轉讓。

新潤百匯公司在2009、2010年將上述轉讓收入在該年度申報企業所得稅。

2015年4月17日,新潤百匯公司向市國稅局直屬分局提交《申請退稅報告》,稱:2014年8月由于武漢地鐵六號線工程,致使新潤百匯公司與126家商戶簽訂的《商鋪經營使用權轉讓合同》無法按期履行,后新潤百匯公司與126家商戶簽訂《商鋪經營權退回合同》,向126家商戶退回35年零10個月的資產使用權款項。

為此,新潤百匯公司向被告要求退還因退回商鋪收入104880366.8元相對應的企業所得稅17269490.38元。

2015年10月19日,新潤百匯公司的稅務管理機關由武漢市國稅局直屬分局變更為被告區國稅局。

2016年7月29日,被告區國稅局對新潤百匯公司作出《關于對武漢人和新天地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申請退稅的回復意見》,認為新潤百匯公司與受讓人簽訂的《武漢地一大道商鋪經營權轉讓合同》不是租賃合同,應為財產轉讓合同。

新潤百匯公司在2009年、2010年通過與受讓人簽訂的《武漢地一大道商鋪經營權轉讓合同》,轉讓40年商鋪經營使用權一次性取得的收入,屬于轉讓財產收入,不屬于租金收入,應一次性計入確認收入的年度計算繳納企業所得稅。

新潤百匯公司因地鐵施工拆除商鋪,與受讓人簽訂的《商鋪經營權退回合同》并按協商價格支付相應價款,新潤百匯公司應將支付款項計入實際發生的2014年度的應納稅所得額并計算應納所得稅款,不能調整2009年和2010年度已確認收入和成本,不存在因上述調整形成多繳所得稅問題。

該回復意見于8月1日向原告送達。

新潤百匯公司不服,向市國稅局申請行政復議。

2016年11月15日,市國稅局作出武國稅復決字(2016)4號行政復議決定行為,維持區國稅局作出的上述稅務管理行為。

新潤百匯公司對兩被告作出的稅務管理行為和復議行為不服,故訴至原審法院。

在案件審理期間,因原、被告分別向原審法院提交《湖北國稅營改增政策指引第一輯》、《湖北國稅營改增政策指引執行口徑第三輯》,上述指引對人防工程的對外出售、出租有不同的規定。

原審法院故裁定中止案件審理,向發文單位湖北省國家稅務局發函調查。

該局向原審法院回函:《湖北國稅營改增政策指引執行口徑第三輯》更為契合財政部和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營改增一系列政策法規精神實質,更為有利于納稅遵從和稅務征管。

原審法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五條  “各地國家稅務局和地方稅務局應當按照國務院規定的稅收征收管理范圍分別進行征收管理”,鄂國稅發(2009)62、135號文、武國稅發(2009)74、134號文、《武漢市國家稅務局局長辦公會議紀要》第13號文的規定,被告區國稅局有相關的稅務行政管理法定職責,被告市國稅局有行政復議法定職責,新潤百匯公司對此亦無異議。

【十八、納稅人將無產權的停車位、地下室、架空層和人防工程等房地產對外出租時,如何計算繳納增值稅?

納稅人將無產權的停車位、地下室、架空層和人防工程等房地產對外出租時,所簽訂租賃合同約定租期為20年(含)以上,并一次性收取租金的,按轉讓建筑物永久使用權,依銷售不動產的規定征收增值稅;否則,按不動產租賃征收增值稅。】

關于被告區國稅局作出的《關于對武漢人和新天地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申請退稅的回復意見》的稅務管理行為及被告市國稅局作出的武國稅復決字(2016)4號行政復議決定行為合法性的問題。

一、對于轉讓合同及轉讓收入性質的認定,原審法院結合證據認證意見及湖北省國家稅務局回函認為:從該轉讓合同的名稱(商鋪經營權轉讓合同)、價款(每平方米單價在5-8萬左右)、付款方式(首付30%,余款辦理銀行按揭)、權利期限(40年)、權利處分方式及經營權內容(該合同第二十一條:受讓方有權在使用期內依約使用商鋪或出租、轉讓他人。

第二十五條受讓方以任何方式將商鋪經營權設定他項權利、進行轉讓或轉借的,需經過原告同意)等要素分析,合同的名稱、價款、付款方式、權利期限等明顯與租賃合同的法律特征不相符。

權利處分方式及經營權內容中新潤百匯公司同意受讓方可轉讓商鋪并可以設定他項權利,根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企業取得財產轉讓等所得企業所得稅處理問題的公告》的規定,上述約定應屬財產轉讓合同的范疇,故原審法院認為被告區國稅局對該合同性質認定為財產轉讓合同而非租賃合同、其收入認定為轉讓財產收入而非租金收入并無不當。

被告對新潤百匯公司退還相應款項的性質及告知救濟方式亦無不當。

綜上,原審法院認為被告區國稅局關于不予退稅的事實理由、法律依據均適當,不予退稅的處理結果合法。

二、關于被告區國稅局上述稅務管理行為程序是否合法的問題。

原審法院認為,被告區國稅局在作出答復意見的過程中,因認為新潤百匯公司申請事項屬營改增稅收中出現的新問題,曾多次組織與新潤百匯公司之間的交流與溝通,亦逐級向上級國家稅務機關進行數次請示、匯報,此舉符合常理,亦體現被告保護國家稅源及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的出發點,原審法院認為可扣除相應合理時點。

但扣除后,被告區國稅局的答復期間仍超過《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七條  規定的二個月履職期限,原審法院認為被告區國稅局回復行為程序違法。

因被告區國稅局對是否退稅作出明確處理,原審法院對其實體部分處理結果亦認定合法,判決其再次履行職責并無實際意義,故原審法院認為應確認被告區國稅局2016年7月29日作出回復的稅務管理行為違法。

三、因原審法院確認被告區國稅局作出的稅務管理行為違法,被告市國稅局作出的武國稅復決字(2016)4號行政復議決定維持區國稅局作出的稅務管理行為,故原審法院一并確認被告市國稅局作出的武國稅復決字(2016)4號行政復議決定行為違法。

原告關于要求撤銷被告區國稅局作出的答復意見,要求撤銷市國稅局作出行政復議決定,要求被告區國稅局退回原告多繳納的企業所得稅17269490.38元的訴訟請求于事實于法無據,原審法院不予支持。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七條  第一款  、第七十四條  第二款  第三項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  之規定,判決確認被告武漢市硚口區國家稅務局于2016年7月29日對原告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作出的《關于對武漢人和新天地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申請退稅的回復意見》的稅務管理行為違法;確認被告市國稅局于2016年11月15日作出的武國稅復決字(2016)4號行政復議決定行為違法,并駁回原告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上訴人新潤百匯公司不服原審判決,向本院上訴稱:一審判決將上訴人轉讓商鋪經營使用權取得的收入認定為財產轉讓收入并按一次性確認收入錯誤;上訴人申請退稅合情、合理、合法;一審判決已確認被上訴人區國稅局作出的行政行為和被上訴人市國稅局作出的復議決定嚴重違法,就應撤銷上述行為,由二被上訴人重新作出行政行為。

綜上,請求:一、撤銷武漢市硚口區人民法院(2016)鄂0104行初88號行政判決書第三項判決;二、改判撤銷上訴人區國稅局于2016年7月29日作出的《關于對武漢人和新天地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申請退稅的回復意見》;三、改判撤銷被上訴人市國稅局作出的武國稅復決字(2016)4號《行政復議決定書》;四、判決被上訴人區國稅局退回上訴人多繳納的企業所得稅17269490.38元。

上訴人區國稅局不服原審判決,向本院上訴稱:一審法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七條  的規定,認定上訴人的回復行為程序違法,系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依法應予以撤銷。

因如前所述,上訴人在本案中的“回復行為”并不構成“程序違法”,人民法院依法認定上訴人不予退稅的處理結果合法,則理應判決被上訴人敗訴,并由被上訴人承擔本案上訴費用。

綜上,請求:一、撤銷武漢市硚口區人民法院(2016)鄂0104行初88號行政判決書第一項判決;二、改由新潤百匯公司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上訴人市國稅局不服原審判決,向本院上訴稱:一審法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七條  的規定,認定區國稅局的回復行為程序違法,繼而認定上訴人“武國稅復決字(2016)4號行政復議決定行為違法”,系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依法應予以撤銷;因如前所述,上訴人區國稅局在本案中的“回復行為”并不構成“程序違法”,人民法院依法認定上訴人區國稅局不予退稅的處理結果合法,則理應判決被上訴人敗訴,并由被上訴人承擔本案上訴費用。

綜上,請求撤銷武漢市硚口區人民法院(2016)鄂0104行初88號行政判決書第二項判決;改由新潤百匯公司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各方當事人向原審法院提交的證據、依據均已隨案移送本院,本院對證據的認證和采信理由與原審相同,對原審法院認定的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三條  、第二百一十四條  規定,租賃合同內容包括租賃物的名稱、用途、租賃期限、租金及其支付期限和方式、租賃物的維修等條款,租賃期限不得超過二十年等等,涉案合同沒有約定租賃物的名稱、租賃期限、租金及其支付期限和方式等內容,轉讓的權利期限還超過二十年,這些均不符合法律規定的租賃合同特征。

因此,原審法院認定涉案合同性質為財產轉讓合同正確。

根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企業取得財產轉讓等所得企業所得稅處理問題的公告》的規定,區國稅局對該合同性質認定為財產轉讓合同而非租賃合同、其收入認定為轉讓財產收入而非租金收入并無不當。

【一、企業取得財產(包括各類資產、股權、債權等)轉讓收入、債務重組收入、接受捐贈收入、無法償付的應付款收入等,不論是以貨幣形式、還是非貨幣形式體現,除另有規定外,均應一次性計入確認收入的年度計算繳納企業所得稅。】

區國稅局關于不予退稅的事實理由、法律依據均適當,不予退稅的處理結果合法。

新潤百匯公司認為申請退稅合情、合理、合法,并要求退還稅收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區國稅局于2015年4月17日收到新潤百匯公司提交的《申請退稅報告》后,雖然區國稅局在答復意見的過程中,認為新潤百匯公司申請事項屬營改增稅收中出現的新問題,曾多次組織與新潤百匯公司之間的交流與溝通,亦逐級向上級國家稅務機關進行數次請示、匯報,此舉符合常理,亦體現保護國家稅源及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的出發點。

但在扣除相應合理時點后,區國稅局于2016年7月29日才作出回復意見,明顯超出法律規定的履職期限。

因此,原審法院認定區國稅局作出的回復行為程序違法,并無不當。

因區國稅局對是否退稅已作出明確處理,其實體部分處理結果符合法律規定。

故判決其再次履行職責并無實際意義。

原審法院對此認定正確。

區國稅局認為在本案中的回復行為不構成程序違法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由于區國稅局作出的回復意見因程序不合法而被確認稅務管理行為違法。

而市國稅局在復議行為中,未對區國稅局的程序違法行為予以糾正,從而作出的維持區國稅局稅務管理行為的武國稅復決字(2016)4號行政復議決定行為違法。

綜上,原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判決并無不當。

三上訴人的上訴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  第一款  第(一)項  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案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50元,由上訴人武漢市硚口區國家稅務局、湖北省武漢市國家稅務局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程敬華

審判員俞震

審判員沈紅

二〇一八年三月二十六日

法官助理杜春艷

書記員朱晟偉

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與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硚口區稅務局、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稅務局稅務行政管理(稅務)一審行政判決書

湖北省武漢市硚口區人民法院

(2018)鄂0104行初136號

原告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武漢市硚口區中山大道555號。

法定代表人柳顯榮,執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劉兆明,該公司職員。

委托代理人張寶強,黑龍江申度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硚口區稅務局,住所地湖北省武漢市硚口區建設大道316號。

法定代表人馮賢祥,局長。

委托代理人蘇勇,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稅務局第一稅務分局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張威,湖北今天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稅務局,住所地湖北省武漢市江漢區建設大道909號。

法定代表人孟軍,局長。

委托代理人黃燕,該局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楊科,湖北今天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訴被告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硚口區稅務局(以下簡稱硚口稅務局)稅務行政管理行為及被告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稅務局(以下簡稱市稅務局)作出的武稅復決字(2018)9號行政復議決定一案,于2018年11月12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本院于2018年11月15日立案后,向兩被告送達了起訴狀副本、應訴通知書等。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8年12月14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原告委托代理人劉兆明、張寶強,被告硚口稅務局的法定代表人馮賢祥及委托代理人蘇勇、張威,被告市稅務局的行政首長周光春及委托代理人黃燕、楊科均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2018年5月14日,原告向武漢市地方稅務局直屬征收管理局(以下簡稱市直屬局)提出《退稅申請書》,要求退還營業稅33,507,613.83元、城建稅16,194.19、教育費附加6,940.37元、地方教育附加504,645.75元及堤防費335,076.11元。2018年6月13日,市直屬局作出《關于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退稅申請答復告知書》,認為原告取得的收入屬于營業稅征稅范圍,不予退還營業稅及相應稅費。原告不服,向被告市稅務局申請行政復議。11月2日,被告市稅務局作出的武稅復決字(2018)9號行政復議決定書,維持上述答復意見。

原告訴稱,原告于2009年4月8日與武漢市人防辦簽訂《關于武漢市漢正街地下人防工程項目建設及使用的協議》。根據該協議,建成后所有權歸國家所有,原告擁有40年的經營使用權,期滿后將資產使用權歸還給人防辦。2009年,原告陸續與受讓人簽訂《武漢地一大道(人和新天地)商鋪經營權轉讓合同》。在(2016)鄂0104行初88號、(2018)鄂01行終131號、(2018)鄂行申520號案件中,被告市稅務局主張:該合同屬財產轉讓合同,其轉讓財產收入不屬于租金收入,在上述法院裁判中亦作出同樣的認定。根據《營業稅條例》及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營業稅稅目注釋》的規定,沒有將“財產轉讓收入”列入營業稅征收范圍,原告不應繳納該稅款。原告自2009年至2013年共繳納營業稅68,551,889元、城建稅16,194.19元、教育費附加6,940.37元、地方教育附加1,029,435.06元、堤防費685,518.89元。2014年8月起,因武漢市地鐵建設需要,拆除部分原告已建成的人防工程設施,市直屬局于2015年至2017年間,向原告退還了部分營業稅,但剩余營業稅33,507,613.83元、城建稅16,194.19元、教育費附加6,940.37元、地方教育附加504,645.75元及堤防費335,076.11元一直未退還。2018年5月14日,原告向市直屬局申請退稅,該局決定不予退還。原告后向被告市稅務局申請行政復議,仍拒絕退還。原告訴至法院,要求1、撤銷被告硚口稅務局于2018年6月13日作出的《關于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退稅申請答復告知書》。二、撤銷武稅復決字(2018)9號行政復議決定書。三、依法判令被告硚口稅務局向原告退還錯繳的營業稅33,507,613.83元、城建稅16,194.19元、教育費附加6,940.37元、地方教育附加504,645.75元及堤防費335,076.11元。四、本案訴訟費由兩被告承擔。

原告向本院提交以下證據:

證據1、退稅申請書、關于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退稅申請答復告知書、復議申請書、武稅復決字(2018)9號行政復議決定書。上述證據擬證明1、原告就退還營業稅向市直屬局、被告市稅務局提出申請和行政復議申請。市直屬局作出不予退稅決定,被告市稅務局復議維持該決定。2、市直屬局、被告市稅務局對于原告申請退稅的數額,不持異議。

證據2、關于對武漢人和新天地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申請退稅的回復意見、武國稅復決字(2016)4號行政復議決定書、武漢地一大道(人和新天地)商鋪經營使用權轉讓合同、(2016)鄂0104行初88號行政判決書、(2018)鄂01行終131號行政判決書、(2018)鄂行申520號行政裁定書。上述證據擬證明原告與受讓人簽訂的《武漢地一大道(人和新天地)商鋪經營使用權轉讓合同》,三級法院均認定為“財產轉讓合同,其轉讓財產收入,不屬于租金收入”。

證據3、關于武漢市漢正街地下人防工程項目建設及使用的協議。該證據擬證明原告對簽署武漢地一大道商鋪經營權轉讓合同擁有權力基礎。

被告硚口稅務局辯稱:1、2018年國地稅機構改革之后,被告承接原武漢市硚口區國家稅務局和原武漢市硚口區地方稅務局的權利義務,名稱為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硚口區稅務局。市直屬局所轄全部稅源戶管按照注冊登記地址劃歸屬地區局進行管理,原告被劃入被告稅務行政管轄范圍,被告在本案中是主管其所涉稅務的主管機關。2、2018年5月14日,原告向原主管稅務機關市直屬局提出退稅申請,該局于6月13日作出《關于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退稅申請答復告知書》,明確回復原告,其通過商鋪經營使用轉讓合同所取得的營業收入,屬于營業稅征收范圍,依法不予退還營業稅,并于次日向原告送達。3、原告與商戶簽訂的商鋪經營使用權轉讓合同約定的內容和盈利模式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營業稅暫行條例》及所附《營業稅稅目稅率表》對“營業稅--服務業--租賃業”的規定,被告征收營業稅行為合法、合規。4、原告主張退還營業稅等從結算繳納稅款之日起至提出退稅申請之日已超過三年,因此也不應當予以退還。綜上,被告作出的答復告知書證據充分、適用法律正確,該答復已經復議決定維持,原告的訴訟請求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依法應予駁回。

被告硚口稅務局向本院提交以下證據:

證據1、繳稅明細表及稅收通用完稅證。上述證據擬證明原告在2010年至2011年期間已經按照“營業稅--服務業--租賃業”申報并交納了營業稅68,848,737.70元、堤防費688,487.39元、地方教育附加1,032,731.07元,上述稅款的結算日期在2010年1月至2011年1月之間。

證據2、2015年6月1日申請退稅報告、2016年4月25日申請退稅報告。上述證據擬證明2014年8月由于地鐵6號線施工,拆除部分商鋪導致原告營業額減少,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營業稅暫行條例實施細則》和財稅(2003)16號《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營業稅若干政策問題的通知》相關規定已經退還營業稅35,044,275.17元、堤防費350,442.78元、地方教育費附加524,789.31元。

證據3、2018年5月14日退稅申請書。該證據擬證明2018年5月14日,原告認為其收入不屬于營業稅征收范圍,申請退還營業稅33,507,613.83元、城建稅16,194.19元、教育費附加6,940.37元、地方教育附加504,645.75元及堤防費335,076.11元。

證據4、退稅申請答復告知書。該證據擬證明市直屬局于2018年6月13日作出《關于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退稅申請答復告知書》,告知原告不予退還營業稅的答復及理由。

證據5、稅務文書送達回證。該證據擬證明市直屬局于2018年6月14日向原告送達退稅申請答復告知書。

證據6、武漢地一大道(人和新天地)商鋪經營使用權轉讓合同。該證據擬證明原告經營商鋪的方式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營業稅暫行條例》及《營業稅稅目注釋》對于“租賃業”的定義,因此應當征收營業稅及各項附加。

被告硚口稅務局提交以下法律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營業稅暫行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營業稅暫行條例實施細則》。國稅發(1993)149號《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印發<營業稅稅目注釋(試行稿)>的通知》。

被告市稅務局辯稱,1、2018年5月機構改革之后,被告承接原湖北省武漢市國家稅務局和原武漢市地方稅務局的權利義務,名稱為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稅務局。被告在本案中依法受理審理被訴的行政復議案件。2、被告在行政復議過程中,認為市直屬局對原告作出的不予退稅的答復,事實清楚、證據充分,符合稅務相關法律規定,原告要求退稅的事實理由均不能成立,被告依法作出行政復議決定,維持市直屬局作出的答復,并送達雙方。3、原告主張退還營業稅等從結算繳納稅款之日起至提出退稅申請之日已超過三年,因此也不應當予以退還。綜上,請求駁回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

被告市稅務向本院提交以下證據:

證據1、稅務行政復議申請書。該證據擬證明原告不服市直屬局不予退還營業稅的答復向被告申請行政復議。

證據2、受理行政復議申請通知書、送達回證。該證據擬證明被告于2018年8月8日受理原告的復議申請,并于2018年8月10日向原告送達受理行政復議申請通知書。

證據3、行政復議答復通知書及送達回證。該證據擬證明被告告知市直屬局對行政復議提交書面答復及作出行政行為證據、依據。

證據4、答復書。該證據擬證明被告已經對市直屬局作出行政行為的依據和事實進行了審查。

證據5、行政復議延期審理通知書、送達回證。該證據擬證明被告對復議案件決定延期至2018年11月7日,并依法送達。

證據6、武稅復決字(2018)9號行政復議決定書、送達回證。該證據擬證明被告審查雙方主張的事實和依據,依法作出了行政復議決定,并依法送達。

證據7、武漢地一大道(人和新天地)商鋪經營使用權轉讓合同。該證據擬證明原告經營商鋪的方式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營業稅暫行條例》及《營業稅稅目注釋》對于“租賃業”的定義,因此應當征收營業稅及各項附加。

被告市稅務局提交以下法律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營業稅暫行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營業稅暫行條例實施細則》。國稅發(1993)149號《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印發<營業稅稅目注釋(試行稿)>的通知》。

上述證據經庭審質證,質證意見如下:

一、被告硚口稅務局對原告證據1的真實性、合法性無異議,但對第二項證明內容“數額不持異議”有異議。對證據2、3無異議。被告市稅務局對原告證據1、3質證意見與被告硚口稅務局一致。對證據2的真實性、合法性無異議,但認為原告提交的商鋪經營使用權轉讓合同只提交部分合同,不能達到其證明目的。

二、原告對被告硚口稅務局證據1-5無異議。對證據6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無異議,對證明目的有異議,認為該證據與兩稅務機關和湖北省三級法院在上個案件中的認定情況不同。原告對被告市稅務局證據1-5、7無異議。對證據6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無異議,對證明目的有異議,質證意見同對被告區稅務局證據6的質證意見一致。

本院對上述證據認證如下:

一、對原告證據1,本院認為不能證明兩被告對“數額不持異議”的情況,故對該部分證明目的不予認可,對其他部分予以認可。對證據2、3予以認可。

二、對被告硚口稅務局證據1、2、3、5予以認可。對證據6的真實性予以認可,但本院認為原告與原武漢市硚口區國家稅務局、原湖北省武漢市國家稅務局因退還企業所得稅的爭議向本院提起(2016)鄂0104行初88號行政訴訟案件,該案兩被告均主張:該合同性質為財產轉讓合同而非租賃合同,其收入應為轉讓財產收入而非租金收入,本院在判決書中認定該合同屬財產轉讓合同,其轉讓財產收入,不屬于租金收入。后該案經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8)鄂01行終131號行政判決書維持本院判決,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18)鄂行申520號行政裁定書駁回原告再審申請。被告現又認定原告經營商鋪的方式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營業稅暫行條例》及《營業稅稅目注釋》對于“租賃業”的定義,與三級法院裁判認定不符,本院對證明目的不予認可。證據4系本案訴爭行政行為,對其合法性在后文中闡述。

三、對被告市稅務局證據1-5予以認可。對證據7的認證意見同對被告硚口稅務局證據6的認證意見。證據6系本案訴爭行政行為,對其合法性在后文中闡述。

經審理查明:原告于2009年4月8日與武漢市人民防空辦公室簽訂《關于武漢市漢正街地下人防工程項目建設及使用的協議》。協議約定:建成后所有權歸國家所有,原告享有40年的經營使用權,期滿后無條件無償將該工程交給武漢市人民防空辦公室。2009年、2010年原告與受讓人簽訂《武漢地一大道(人和新天地)商鋪經營使用權轉讓合同》,將經營使用權予以轉讓,并在2009年起將此收入申報繳納營業稅及相關稅費。

2018年5月14日原告向市直屬局提交《退稅申請書》,稱: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8)鄂01行終131號行政判決書,認定《武漢地一大道(人和新天地)商鋪經營使用權轉讓合同》屬于財產轉讓合同,取得的收入屬轉讓財產收入,不屬于營業稅征稅范圍。因武漢市地鐵建設拆除收入退回等原因,已退還部分營業稅及附加稅費。現要求退還不屬于營業稅征收范圍的不應繳納的余下營業稅33,507,613.83元、城建稅16,194.19元、教育費附加6,940.37元、地方教育附加504,645.75元及堤防費335,076.11元。2018年6月13日,該局作出《關于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退稅申請答復告知書》,認為原告取得的收入屬于營業稅征稅范圍,不予退還營業稅及相關稅費。原告不服,向被告市稅務局申請行政復議。11月2日,被告市稅務局作出的武稅復決字(2018)9號行政復議決定書,維持上述答復意見。原告對兩被告作出的稅務管理行為和復議行為不服,故訴至本院,提出前述訴訟請求。

另查明:2018年7月國地稅改革,原武漢市硚口區國家稅務局和原武漢市硚口區地方稅務局的權利義務由被告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硚口區稅務局承接。原武漢市國家稅務局和原武漢市地方稅務局的權利義務由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稅務局承接。2018年10月27日原告被劃入被告硚口稅務局的稅務行政管理范圍。

原告不服原武漢市硚口區國家稅務局的稅務行政管理行為及原湖北省武漢市國家稅務局行政復議行為于2016年12月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該案兩被告在審理中均主張涉案《武漢地一大道(人和新天地)商鋪經營使用權轉讓合同》性質為財產轉讓合同而非租賃合同,其收入應為轉讓財產收入而非租金收入,本院在(2016)鄂0104行初88號行政判決中認為行政機關認定該合同屬財產轉讓合同,其轉讓財產收入不屬于租金收入的認定并無不當。后原告上訴至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該院作出(2018)鄂01行終131號行政判決書維持本院判決。原告申請再審,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18)鄂行申520號行政裁定書駁回原告再審申請。

本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五條規定:各地國家稅務局和地方稅務局應當按照國務院規定的稅收征收管理范圍分別進行征收管理。被告硚口稅務局有相關的稅務行政管理法定職責,被告市稅務局有行政復議法定職責,原告對此亦無異議。2018年10月27日原告被劃入被告硚口稅務局的稅務行政管理范圍,被告硚口稅務局對市直屬局作出的涉案行政行為承擔責任。

本案中,原告于2018年5月14日向被告硚口稅務局申請退稅,該局于2018年6月13日作出答復告知書,其行為作出時間在法定期限內,故被告硚口稅務局程序合法。在答復告知書中,被告硚口稅務局認為原告取得的收入屬于營業稅征收范圍,決定不予退還營業稅及相關稅費。在行政復議及本案訴訟中,被告硚口稅務局主張“原告與商戶簽訂的商鋪經營使用權轉讓合同約定的內容和盈利模式,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營業稅暫行條例》及所附《營業稅稅目稅率表》對營業稅--服務業--租賃業的規定”,并作為不予退稅的主要理由和依據。本院認為,在本院審理的(2016)鄂0104行初88號行政案件中,該案兩被告均主張涉案《武漢地一大道(人和新天地)商鋪經營使用權轉讓合同》性質為財產轉讓合同而非租賃合同,其收入應為轉讓財產收入而非租金收入,本院在判決中亦支持其主張。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本院的一審判決,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亦駁回原告的再審申請。現被告硚口稅務局又認為商鋪經營使用權轉讓合同約定的內容和盈利模式符合租賃業的規定,明顯與其之前的認定和法院生效法律文書裁判內容不符。本院認為被告硚口稅務局不予退稅的理由不能成立,對其向原告作出答復告知書的合法性不予認可。被告市稅務局作出的武稅復決字(2018)9號行政復議決定程序合法,因該復議決定維持了原行政行為,本院對其合法性不予認可。

原告第一、二項訴訟請求本院予以支持。第三項訴訟請求,本院認為是否應該退稅、如退稅則具體退稅金額的計算均系被告硚口稅務局的職權范圍,司法權不能代替行政權,故對該項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七十條第(一)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三十五條第一款、第一百三十六條第三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被告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硚口區稅務局于2018年6月13日對原告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作出的《關于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退稅申請答復告知書》,并責令在法定期限內重新作出行政行為。

二、撤銷被告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稅務局于2018年11月2日作出的武稅復決字(2018)9號行政復議決定書。

三、駁回原告武漢新潤百匯公共設施管理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50元,由被告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硚口區稅務局、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稅務局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上訴人應在提交上訴狀時預交上訴案件受理費人民幣50元,款匯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收款單位名稱: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帳號:17×××67;開戶行:農行武漢市民航東路支行。上訴人在上訴期滿后七日內仍未預交訴訟費用的,按自動撤回上訴處理。

審 判 長 柳 青

人民陪審員 張 穎

人民陪審員 易武軍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書 記 員 龔 璇



0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郝龍航

北京大力稅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業務咨詢:第三只眼 1314 660 2942

彩票500万交多少税 七乐彩 股票涨跌算法 商赢配资 内蒙古快三 3D 北京澳客竞彩比分直播 2019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3D 股票配资哪个平台靠谱 14场胜负 股巢网 黑龙江p62 贵州十一选五 3d开机号 000028股票行情 四川金7乐

© 2018-2019 翰邦中科 京ICP備15052467號-3
北京市朝陽區三元橋曙光西里甲一號B802

ios

安卓

歡迎加第三只眼微信
七乐彩 股票涨跌算法 商赢配资 内蒙古快三 3D 北京澳客竞彩比分直播 2019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3D 股票配资哪个平台靠谱 14场胜负 股巢网 黑龙江p62 贵州十一选五 3d开机号 000028股票行情 四川金7乐
七乐彩 股票涨跌算法 商赢配资 内蒙古快三 3D 北京澳客竞彩比分直播 2019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3D 股票配资哪个平台靠谱 14场胜负 股巢网 黑龙江p62 贵州十一选五 3d开机号 000028股票行情 四川金7乐